血衣迷梦 2


2

许博远的精神太差了,不得不让梁易春给申请了一个月长假。不想留在广州,许博远拉起行李箱就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第一站就是叶神的发源地——杭州。而接他的是因为抢BOSS抢出友谊的伍晨。
“博远,你怎么这么好?可以一个月不荣耀?”伍晨从笔言飞那里多少知道一点关于许博远的事。
“嗯,大春批准的。”跟伍晨走在天桥上,许博远拖着行李箱说,“对了,我能住你们宿舍几天吗?说不定能拿到苏女神的签名。”
“没关系,反正我的宿舍暂时还没有人住入。”想了想,伍晨又说着:“你不能告诉别人你是蓝溪阁的。”
“当然。”
从天桥看过去,还能看到西湖的一角,许博远有点期待地踮着脚张望一下。
“伍晨,等一下记得带我去见见叶修啊。”
“为什么?”
“我要近距离地看着那个老抢我BOSS,老爆我装备的男人是怎么样的!”
“你见到他又怎么样?总不能说,哟,叶神,我就是那个老被你抢BOSS和被你爆过几次装备的蓝桥春雪,我来是要跟你真人PK的。”
“呸!我才不会跟叶神大大真人PK!我是来跟他要签名的!”
“……你就这出息!不过叶神带队去了天津,可能要明天才回来。”
“那真的无缘。”嗯,如果让伍晨知道他是在床上问叶修要签名,不知道是什么表情?
其实,他就是算准叶修带队去了天津才来杭州玩两天,明晚就要去找车前子玩了。

“放开我!放我出去!”
穿着红衣的男子已经失去了往常的优雅,失控地对着门口的人吼着,可悲的是,自从上次城楼跳下来养了好伤,他的脚就不能再自由行动。
“想死?你还真的疯了?居然在城楼上跳下来?”华衣男人因为逆光看不清脸,但是依然能感到他的愤怒与冷冽,“我说过,不会让你离开!你忘记了吗?”
“你不得好死!我会诅咒着你!一生不得安宁!”
听着红衣男子发疯的诅咒,男人征了一下,“从认识你了,我这一生从来不得安宁过。”想到什么,男人慢慢地蹲下来,把地上的人抱到床上,带着很久不见的温柔。
当身体被放在床上,红衣男子又是狂笑,“如果可以,我宁愿从来没有认识你!”
“啪!”一巴掌打在他苍白的脸上。
“桥儿,我说过,你只是我的,就算是那个人来了,也不行!”
“他不是死了吗?不是被你命人万箭穿心吗?”每每想起血肉模糊的尸体,他的泪又要溢出来。
知道被自己称为“桥儿”的人又想起让他狠得入骨的人,男人用力地扯开他的衣服,那没有血色的肌肤上布满了昨夜欢爱留下注目惊心的痕迹。

“不要碰我!”
许博远终于从梦里惊醒过来,不断地粗喘着气,过了好一会儿才回神过来。看到痛苦地捂着后脑的伍晨,许博远知道自己闯祸,连忙扶起伍晨。
“对不起对不起。”内疚得连道歉都带着哭腔,许博远连忙下床扶起伍晨。
“靠!痛死我了!你刚刚作恶梦一直在大叫,我只是过去叫醒你而已,没想被你这么一推。”
“对不起!”扶起伍晨,许博远连忙去开灯,才发现伍晨的后脑出血了。应该是自己推他的时候,他来不及反应摔倒的时候撞倒在桌角上。
“喂!伍晨!你怎么了?半夜大喊大叫的!”这个粗鲁的声音,应该是魏琛。
“是魏老大的声音。”伍晨发现头越来越痛,甚至还有想吐的感觉。
听到有人过来,许博远连忙跑去开门,没想到除了魏琛,还有另外一个人在无趣地站在魏琛身后。没有多想,他连忙拉着魏琛的求救,“伍晨撞到后脑,一直在出血。”
魏琛有点发怔地看着赤裸上身的许博远,再看了看同样的伍晨,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
“你们要不要这么刺激?居然做到受伤了?”说话的时候魏琛已经走到伍晨面前,但发现伍晨已经开始进入昏迷的状态,“叶修!打电话叫救护车!”嘴里嚷着:“幸好老板娘买错了日期和时间的机票,否则真的出人命了!!!”
一直看着许博远的叶修才反应过来,连忙对着楼下正要上楼的包子他们说明情况,然后回头看着眼带湿意的许博远问:“博远,怎么来杭州了?”他知道伍晨请了两天假,说是有一个朋友过来,要带他去玩。但从来没想过是前男友。前几天听到笔言飞说许博远好像不是很好,本来是想这次比赛之后去见见他,没想到居然以这种方式出现在自己面前。
只眼前的小青年完全无视他的存在,一直看着自己手中不属于自己的血。见此,叶修苦笑,就算分手,见个面也可以吧。
叶修不知道,许博远的灵魂被侵蚀着。
——为什么你要杀了他!
——你怎么能杀了他!!!!!!!
那个人在脑子里一直叫嚣着,血色与憎恨充斥着许博远的灵魂。
血丝布满许博远的眼,一向温和的目光变成杀意的利剑,“为什么要杀他!为什么!”
等包子他们听到叶修的叫声冲出来,就看到一个陌生的青年双手掐着叶修的脖子,仿佛叶修就是他的杀父仇人一般。那种可怕的憎恨与杀意让人不由人心里寒出来。

评论(4)
热度(55)

© 霜月枫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