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到的我是蓝色的 43

43

“我怎么觉得阿远你老是来我们网游部的?战队很闲吗?”
“战队在练训,没我事就跑过来。”许博远笑眯眯地说着,然后对笔言飞说:“二笔,见到本宫还不来接架?”说话的时候,学着电视剧清宫戏的妃嫔伸出右手。
“是是是,奴才过来。”毕家辉连忙跑过去扶着,“娘娘可要小心。”
“哼,狗奴才,可要小心照顾,否则本宫腌了你。”
“是是是,娘娘可以怀了叶神的龙种,可要小心……”
“滚!”不等毕家辉说完,许博远就打过去。
“娘娘可要小心动了胎气,要是龙种没了,叶神可是要监幸其他人……”夸张地学着电视剧里宫女的尖叫,毕家辉躲许博远没什么威力的一脚。
“天天都上演这么一出大戏,难怪这么多人想进蓝雨。”车前子真是无语死。毕家辉与许博远都是很可靠的人,工作上生活都一样。虽然说他们俩不是什么重点人物,但是总让人觉得他们一出现,就有种安心的感觉。前提是他们两不能在同一场合出现,否则本来一个小时能完成的工作就要变成四个小时。就好像现在,没事天天上戏不同的戏码,然后整个网游部要不就配合,要不就是看戏,直到梁易春出现才停下闹剧。
车前子想到什么,然后问着,“博远,你跟叶神做了没?”
“做什么?”许博远反应不过来。
“当然是决定攻受的事!”韩晓光抢答。
决定攻受…终于明白他们说什么,许博远的脸烧起来,“滚!这种怎么能说!”
毕家辉拿起一支圆字笔夹在食指与中指,表现出一副名侦探毛利小五郎抽烟的沉思:“怎么可能?别看许博远平时什么鬼话都能说出来,一旦真的要做什么,他一定害羞得躲起来。”
“才……才不是,我大学的时候还带过当时的女朋友到小树林!”许博远涨红的脸地大声说着,输人不输阵,绝对不能让他们认为自己是什么都不懂的……那个。
“……”知道许博远死要脸的性格,跟他一个学校毕业的毕家辉可是无语死了。当年他是跟一个女生走到学校的小树林,那个女生跟他告白还亲了他一下,然后那家伙就傻了,于是还当了那女生的男朋友半年。
车前子可是羡慕死了:“我还没交过女朋友,小时候就被我妈逼着学黑手道,然后到了大学迷上荣耀之后就把时间都给荣耀了。”之后就是王杰希。
徐寒呵呵一笑,“阿远,你说你去了小树林,跟那女孩做什么了?”
“当……当然做成人做的事……”死要脸的性格让许博远继续说着:“那时候我亲了她,她还脸红着一直抱着我……”心虚地看了毕家辉一眼,见那家伙居然没有拆穿他就继续编下去。
越说越露骨,大家也停下手上的工作听着这家伙编,不,是说自己以前的经验怎么到位。
毕家辉对此只是呵呵地一笑,起来打算去倒水的时候发现双手抱胸倚门框没什么表情的叶修时,可吓了一跳。靠!叶神站在这里多久了?!
做兄弟啊,毕家辉立刻大声打招,“叶神,你来接阿远下班啊!”
听到毕家辉的叫声,许博远立刻住口,全身僵硬机械式地转身看着笑眯眯的叶修,许博远心虚极了,同时也觉得叶修那温柔的笑容越看越恐怖。

第二天,如期像他们所想,许博远请假了,第三天回来的时候围了一条黄少天同款的围巾。
从战队那边过来网游部给梁易春递这季的材料,许博远有点心虚地拉了拉围巾。
梁易春签名确定了资料,然后问:“请战队说你昨天生病休息了?”
“……对……”眼神漂移,许博远心虚地应着。
“……对了,因为叶神在明星赛期间公开了自己同性恋人的事,很多记者都想过来找碴。荣耀教科书的恋人,谁不想八卦,更何况是同性恋人?”梁易春有点担心。其实这段时间一直都有人想潜入蓝雨想找叶修恋人来做第一个爆料的人,只是没想到车前子给叶修送手套的视频先一步发上网。现在的车前子成了箭靶,但是更多想知道叶修的正牌恋人是谁。甚至网上还有人说车前子是红玖瑰,叶修未露面的恋人是白莲花。
现在王杰希天天来蓝雨找车前子,而叶修的双生弟弟也几乎每天都开着许博远的车来找车前子玩。
开始不明白的蓝雨其它部门员工以为叶秋是叶修,很生气开着恋人的车去追其他人的行为,于是发了微博。
一下子激起千层浪,就算梁易春及时阻止,还是让有心人发现截图然后又来作文章。
其实这件事影响到战队那边,喻文州对一律笑眯眯地说,叶指导的事,你们还是问问他吧。我也很想知道他到底喜欢那一个,如果问到要告诉我哦。
至少被记者缠上的黄少天就说了一大堆,重点大概就是我们蓝雨的员工就是魅力无限,你们不要羡慕嫉妒恨。
从战队里找不到答案,记者就开始想方设法潜入蓝雨。
知道梁易春说什么,许博远点了点头,“其实叶修明天就要飞回京城,他答应留在冯主席那里做事。”昨晚叶修抱着他说了,他已经几乎都会在京城工作,以后他们见面的机会会比现少,甚至可能一年也见不上几次。叶修的意思很明确,只是他真的有很多不舍。不舍得家人,不舍得蓝雨,不舍得喻队和黄少,更加不舍得他这些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弟。
听到这话,梁易春知道许博远很快就要离开蓝雨,应该过了年吧。这种愁闷的感觉,应该是嫁女儿的心情吧。
唉,女儿才三岁,就让他这么快就经历这心情。
拍拍许博远的头,梁易春微微一笑,“如果叶修真的是你认定的人,你就勇敢去跟在他身边。不过记住,如果有一天跟不上他,可以回来的。”说完这句,梁易春就离开。
走廊上只留下许博远独自一人低着头站着,地上很快多了不间断的水迹。
本来是等许博远交给材料文件就跟他一起回去的叶修从暗处走出来。
“阿远。”从头听到尾的叶修当然知道许博远在犹豫什么。甚至在前天听到许博远口若悬河地说着跟前女友的风流韵事,叶修可以气得把人拉回家直接把人给办了。看着昏睡过去的许博远,叶修知道要想方法把人给绑在身边。
于是在昨晚他故意跟他说自己要定居在京城,方便工作,却忽略了许博远心里的不舍。
伸出手把人给拥入怀,叶修心里想着。
对不起,请原谅我的自私。

没错,是少了一段,嗯,就ooxx那一段……

评论(4)
热度(86)

© 霜月枫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