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 恋人与我之产前抑郁症

产前抑郁症是新出现的一种孕期心理疾病,是指孕妇对丈夫产生了一些新的或者不合理的期望,并且内心的需求没有被满足时,故产生各种负面情绪。

许博远看着百度出来的结果,一直都是皱着眉头。看了看自己已经快7个月的肚子,隔着防辐射围裙他轻轻地抚了一下,然后叹了一口气,然后看着下面的解释。

“唉,唉,唉!”许博远又是一个叹气,然后有点困难地撑着腰座位站起来,拿起自己的杯子走到茶水间倒水,期间电脑上的QQ一直都闪烁个不停。

等许博远离开,笔言飞等人立刻去看他还没关的网页,每个人都进入沉思,回去自己的位置立刻建起来讨论组。

旋冰曙光:没想到老蓝居然在怀孕七个月之后出现抑郁症

入夜寒:二笔,你也是O,你说说O的产前抑郁症有什么注意事项?

笔言飞:靠靠靠靠靠!我就算是O,也是没有被标记的黄花闺O。你们居然来怀疑我的清白!

车前子:都已经一把年纪,还没有被标记,想想你就痛苦。

晓枪:咳,@笔言飞,吃多了抑制剂对身体不好。

笔言飞:靠靠靠靠!我记得车前子你也是O!说得自己好像已经有A一般。

晓枪:但他被标记了。

笔言飞:……这明明是蓝溪阁内部讨论组,谁把这些傻X拉进来的。

入夜寒:不多找几个人,你以为我和曙光两个B,还有你这个黄花闺O能解答得了吗?而且不是说什么三国联赛在广州举行吗?会长去了支援国家队的,还有伍晨和车前子也来了。@伍晨:@车前子,等一下你们下班之后要不要一起出来聚一下。

晓枪:ok

车前子:我跟我家A报备一下就跟伍晨一起过来。

笔言飞:抓狂!!!!明明是说产前抑郁症!!!!你们居然说吃吃吃!!!!!

春易老:反正我开车过去,到时候我跟伍晨和车前子一起来就行了

笔言飞:会长!!!!!!

蓝桥春雪:……你们讨论我的时候,能不能不要把我带到群里?还有,我请半天假,我要去接叶修。

笔言飞:靠!你一个粗身大细的O居然去接A?

蓝桥春雪:我开车的,至于聚会,你们不介意我带着叶修吧。

车前子:弱弱地问一句,什么粗身大细?

入夜寒:(推推不存在的眼镜)粗身大细是粤语,一般指身怀六甲的孕妇/孕夫

 

 

许博远把车开到联盟在广州的定点,出示了蓝雨员工的工作证再加上叶领队老婆的身份,成功地进去训练营意外地看到喻文州、王杰希、苏沐橙三人留在外面一副深愁的表情。

“小远,你来了?”看到许博远撑着腰在走廊走过来,苏沐橙连忙迎上去,“你这么早就下班?”

“嗯。”张望了一眼正在狠狠地“指导”孙翔操作失误的叶修,许博远叹了一口气:“果然,已经严重到这个样子。”

“博远,你是因为叶修过来的?”喻文州立刻抓到重点。

“嗯。”担心地再看了看叶修,许博远一脸忧心。

 

 

 

来到会议室,许博远接过车前子递过来的温水,“其实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让叶修去上准爸爸课程。没想到上的第一天就出事了,然后叶修就变成这样,甚至一天比一天严重,到了最近还在做恶梦。”

说到让叶修变成这样,许博远感到深深的自责。

“其实,我觉得,去上准爸爸课程是好事来的。”车前子弱弱地说了一句,除了苏沐橙是B,喻文州和王杰希都是A,就只有车前子这个被标记的O。他必时要为O说几句话。当然,说这话的时候眼睛是看着王杰希的。

立刻明白车前子的意思,王杰希轻咳一声:“没错,作为一个有责任感的A,已经让自己的O承受生孩子的痛苦,怎么不去学学怎么照顾孩子分担一下O的辛苦?”

听到王杰希的话,喻文州与苏沐橙一脸无语,求生意识还真的强啊。

许博远再次叹了一口气,“但是当天第一节是给初生婴儿洗澡,本来一切都很顺利,叶修的学习能力与用心都很得导师的认同。但是抱着孩子模型到澡盆,然后让孩子俯在自己的手臂时,叶修他……可能紧张过度还用力过度或是什么,把孩子的头拧下来了……”

“噗!”

“哈哈哈哈哈哈!”

车前子笑得已经摔地上,想把他拉起来的王杰希也没忍得住笑跟着一起跌坐在地上。

苏沐橙大笑起来,而且完全没有淑女的形象拍打着桌子。

喻文州用力地捂住自己的嘴,努力不让自己笑出声音来。

看着他们,许博远叹了一口气,抚了抚正在肚子里翻来翻去的孩子,“当时我也是笑得差点把孩子都生了。但没想到叶修居然产出的心理暗影,他总说自己会把孩子的头拧下来,他成为第一次把孩子的头拧下来的爸爸,甚至作恶梦也会在梦里叫着什么爸爸不是故意拧你们的头下来。今天早上,他又作恶梦,说要去自首,自己把亲生孩子的头给拧下来。我真的害怕他想不开跑去自杀。只不是是一个模拟孩子,他居然OOC成这样。”

许博远的话,让本来好不容易停下来擦着眼泪停下来的四人又爆笑起来。

因为这次的笑声太大了,让在训练室的人都跑过来。

“队长,队长,你们在笑什么?”黄少天连忙跑了过来:“队长队长,你们在笑什么?”

笑得快抽搐的四人在看到叶修的时候,又是一次的爆笑。

看着他们四人,其中一个国家队队长,国家队主力,国家队辅助,还有一个助理,叶修突然有种他们要完了的错觉。

这时,许博远从挎包里拿出全仿真婴儿娃娃,很认真:“叶修,从现在开始,你要好好抱着他,不能放开,也不能……把头拧下来……”

“哈哈哈哈哈哈!!!!!!!”

“队长队长,要呼吸呼吸,不要再笑,会笑死的!!!”

“沐橙,形象形象!”

“王杰希,车前子,你们再笑下去,就能成为同年同日死了。”

叶修小心翼翼地抱着那仿真婴儿娃娃,小心翼翼地拍了拍它软绵绵的背,然后无语地说:“我觉得,国家队现在可以重新选成员了。”

评论(4)
热度(208)

© 霜月枫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