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 赐婚 4

4


看了看不安地握着春雪剑的自家夫人,叶修感到有趣地问着:“夫人怎么把剑握得这么紧?不会真的要对为夫动手吗?”

许博远听得叶修的话吓得春雪剑都掉在地上,头一直低着不敢看向叶修,最后才说出话,“我……我没有……”自己这样擅自跑出来,还撞到他跟苏小姐的相会。

这一下,不只是叶修,连苏沐橙也觉得奇怪。只要不是面对敌人,叶修给人永远都是一种很温柔的讽刺感,喜欢他的人都会一直拥戴他,例如自己,例如方锐,不喜欢他的人就会恨到极点。但许博远的害怕,真的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苏沐橙弯腰捡起春雪剑,拉开了话题,“嫂子喜欢用剑?”

小心翼翼地看了叶修一眼,许博远才点了点头,“我..……师傅是黄……”不知道想到什么,他吓得捂住嘴不愿说下去。

跟杨岩交换完信息赶过来的系舟没想到居然看到这种情况,连忙对叶修和苏沐橙行礼,“将军,苏小姐。”

将军是知道自家少爷喜欢到处逛的事,应该不会怎么生气,毕竟要生气早就处理了自家少爷。

在系舟想着怎么完场,许博远不着痕迹地拉了拉系舟的衣摆,求救般的眼神看着他。

除了那次之外,许博远还真的第一次向自己求救。

“将军,天色不早,小人先送少……”自家少爷已经嫁人,在夫家面前这样称呼还真的不行,于是系舟改口,“小人先向夫人回去。”

挥了挥手,算是同意,叶修没有阻拦。

等他们主仆二人离开,苏沐橙才问,“叶修,你对人家做过什么?怎么怕你成这样?”

“怕我的一般不是死了,就是疯了。三年前千波镇上的人,基本上已经死了。”

“嫂子是千波镇上的人?”当年叶修落难的时候在千波镇上做过打手,因为千波镇上的交易太脏,最后让他一个血洗,从此换得镇上安宁,叶修到现在还被镇上的人封为神。如果许博远是千波镇上的人,应该感谢叶修才对,怎么会是这样的?

许博远会是镇上的人?

但堂堂蓝国郡王的世子怎么可能跑去那种龙蛇混杂的地方?


“救命……放开我……”

“不要杀我………”

“求你不要做这种事………啊啊啊啊”

听到自家主子的哭叫,睡在外床的系舟连忙披着衣服跑过来,叫醒在噩梦里的人。

已经多久没见过许博远做噩梦了。

“系舟,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像落在海里看到唯一浮木一般地死死抱着系舟,许博远还没从噩梦里回过神,像孩子一般的哭闹。

“没事,蓝河,已经没事了。”系舟咬了咬牙,死死地抱着许博远,“对不起,当初是我保护不到你。”因为自己的自负,害得许博远从此落删不去的噩梦里。

全身都在发抖,许博远死死地扯着系舟的衣服,“如果让将军知道,我不是完璧之身,他会不会……”

对,他就是这个原因才害怕叶修。

怔了一下,系舟抱着他,“他现在是叶将军,是你的夫君,你怎么怕成这样?”

“我宁愿不是……”




因为被过去的恶梦闹得无法入睡,许博远爬了起床,披上外衣,披头散发,拿起春雪剑到院子舞剑。

系舟叹了一口气,给他点起了灯,“少爷,你心情不好,我去给你做安神茶吧。”每次许博远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练剑,不分什么时候。看来这次杨岩的出现,把许博远的恶梦勾起来。已经多久没有让他做这种恶梦了?

其实对这事,系舟一直有着自责,如果当初自己的计划周全一点,就不会让许博远碰上那种可怕的事,甚至让他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都抬不起头。

系舟什么时候离开,许博远不知道,一直发泄般地挥动着春雪剑。

——小蓝,你在玩过家家吗?都没力?

——小蓝,用力一点!向上挑!

——喂喂,黄少天的剑法可不是这样的啊

眼睛越来越模糊,出剑也越快越乱,最后一个前刺收不回来,整个人向前扑。

本以为会像以前那样直接扑到地上,没想到落入一个结实的怀抱,头顶上响起熟悉的调笑:“夫人,怎么这么好雅兴,半夜三更起床练习摔倒?”

“才没有!” 

许博远吼完之后惊觉自己用了什么语气说了什么话,连忙离开叶修怀里,跪在地上请罪,“请王爷恕罪。”

因为军机的事务多,等他回府的时候已经深夜。王府的走廊多,叶修怕麻烦直接以轻功飞到屋顶,以空中回自己的房子,没想到居然看到月下美人舞剑。刚刚明明还一副要用剑去砍他,没想到下一刻立刻摆出质子的卑微。

叶修感到无趣地扶起自己一直无视的“夫人”,要不是在这家伙入门的半个月后他收到喻文州要他照顾这家伙的信,说不定,他的“夫人”已经“急病死了”。

本来打算要回去自己的院子,却意外发现到春雪剑上的吊坠,秘银吊坠?

夺过春雪剑,叶修瞄了一眼那吊坠,淡淡地问着:“夫人去过千波镇?”

“……”提到千波镇,许博远的身体都在抖着。

这家伙真的是在千波镇上见过自己吗?

抬起许博远的下巴,叶修看着这小家伙连眼珠都在发抖,“夫人,你真的去过千波镇?”曾经的千波镇是吃人不吐骨的地方,污秽得能人发指,堂堂蓝国世子怎么可能去过那里?

千波镇三个字让许博远的身体又抖了一下,让叶修更加确定他去过千波镇。

“王爷,你也去过千波镇?”许博远不着痕迹挣脱叶修,咬了咬牙直视叶修那看上去温柔实质没有感情起伏的双眼,反问叶修。

其实,他更想问的是,君莫笑,你还记得千波镇上的蓝河吗?








评论(10)
热度(127)

© 霜月枫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