赐婚 1


“皇上是什么意思?居然叫才老大去娶一个来自蓝国许郡王的次子!”越想越气,包子可是气坏了,“全京城的人都知道老大你跟苏家小姐是一对儿,他怎么就这样乱赐婚的!”

“……我跟沐橙是一对吗?”被叫做老大的人在听到这里,不由一怔,然后反问着。

“当然,听说苏小姐知道你被赐婚的事,哭昏在房间里。你居然这样无所谓的样子,人家苏小姐可是用错情啊。”作为叶修的弟弟,以次子的身份继承世袭成为王爷的叶秋可是凉凉地说着这话,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兄弟俩感情很不好。

“沐橙现在应该一边吃着瓜子一边看着话本。”叶修打了一个欠哈,“不过,为什么要我娶个男人?”

“还不是因为你战神的名号,而我在朝中党羽过多。不想引起民愤,他只好来这么一招。”叶秋拿起白子放下,然后又说:“我已经查过那次子的身份,听说是嫡次子。”

“品性呢?”

“风评不好,听说长期留连花间,甚至可以在妓院过了上一个月,也可能因为这次才被嫁过来吧。”想了想,叶秋继续说:“看来,他嫁过来,还是要小心一点。”

“老大的弟弟,你担心什么,有老大这个全国最黑的心脏在这里,还担心那个什么许公子作什么妖?”包子一边吃着包子一边乐观地叫着。

“这话是谁说的?”

“方锐啊,他逢人就会说这话。”

看到叶修在翻白眼,叶秋心情还是不错,“不过,哥,你真的娶那个许家公子。”

“那你们就当我没娶就行了。”叶修呵呵一笑,“反正就我和沐橙是一对,不是吗?”

“……你又用沐橙来当挡箭牌,如果沐秋回来,一定会把你的头扭下来。”叶秋不由地扶额。


一个月后,蓝国的许家嫡次公子嫁入将军府,成亲当日,叶将军却因为醉酒没有入洞房。第二天一早,叶修却跑去练兵,也没有看他的新婚“妻子”。

“少爷,叶修真的如传言说的一样,喜欢的是苏家小姐。”

“不是很好吗?”说话的时候,许博远已经换了日常的衣服,“我已经嫁过人了,就算我要走,他们也不会说什么吧。”

“少爷,这样真的好吗?你才嫁过来第一天。”

“系舟,你真的要我在这里?”许博远拿起自己的佩剑,然后说着:“反正我们来了快十天,都没有人理我们,也不当我们存在,那么应该是时候出去逛一下。”

自己少爷还是年少,喜欢着玩,系舟当然顺着他。毕竟要嫁到异国,少爷也是很委屈的。想想在蓝国发生的事,系舟也很无奈。要不是喻家公子求情,说不定许家已经满门抄杀。上次跟毕家少爷他们打赌输,还跑去在妓院当了一个月的琴师,事后被郡王找了一顿,还跪了一个月祠堂。

“系舟,你看,我在蓝国从来没有见过这玩意。”偷溜出来的两人好奇地看着大街上的好玩的东西。毕竟,两国一北一南,风土民情都不一样,什么事对两人来说都是好玩的。

“系舟,这个好吃。”

“系舟,看,那个好想很好吃。”

“系舟,看起来一定很好吃。”

天快黑了,系舟拉了拉许博远,“少爷,我们要回去了。”


“许公子今天也是跟以前一样,在老大你上朝之后,他跟系舟也跑了出去玩。今天还救了一个被恶霸欺负的老伯,把人家打得跪地救饶。”想到什么,包子突然大声说着:“老大,许公子的剑法很不错!”

“不错?”能让包子说不错的人,真的少见。

“他拿着那把剑一看就知道是好东西,罗辑说是春雪剑,听说是蓝国主帅黄少天的东西,然后好像相赠给一个有一夜露水姻缘的人。不过,罗辑看许公子的眼神好鄙视,还是第一次看到罗辑这样的。不过,老大,什么叫露水姻缘?”

听到包子的话,叶修感到有趣的托起腮,“我这个夫人真的不一样,又是在妓院留连,又是跟黄少天那家伙做过一夜夫妻,不知道还有什么惊喜。”

“老大不喜欢吗?那我们要不要把他给那个?”包子在脖子用了一个比划,“安文逸说了,有些蓝国的人在我们荣国里都会出现水土不服,然后就会染病最后还会死去的。”

“告诉他们,不能动手。”叶修懒洋洋地说。

“为什么?老大喜欢带绿头巾?”

“现在让他消失,皇上会起疑的。”

“对了,刚刚王爷说了,三天后皇上宴请大臣,说要带着正妻出席。老大,你要不要生个病?”


许博远不是没有见过自己的丈夫,传说中的战神,连蓝国最为人敬仰的黄主帅也是战神的手下败将。曾经,他在远远看过他那么一眼,却已经终生难忘。只是没想到自己会嫁给这么一个人,毕竟他们两个一直都那么遥远。

偷偷地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丈夫,再看看宴会所有的人对叶修娶男妻的嘲笑与讽刺,许博远觉得自己在不久的将来会死去重疾。

荣国的习俗与蓝国的不同,许博远不敢乱说话,也不敢乱跑,只会静静地坐在座位上,甚至看着自己的丈夫离开自己身边去找传说是荣国第一美人的苏小姐。如果没有自己,他们应该是天造地赐的一对吧。

也许,他可以跟叶修商量一下,让许博远提早“死去”。

“小蓝?”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小名,许博远有点傻眼,然后抬头看到一俊朗的男子来到他的面前,以同样错腭的眼神看着他。“不是吧!居然是你嫁给叶修?开什么玩笑?”

“……方……方大哥……”

不管其他人的侧目,方锐拉起许博远跑到一边没那么引起别人注目,“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是你嫁过来?喻文州怎么同意的?”

“我……喻大人已经帮了我们。爹因为得罪了皇上,差点被砍头,喻大人就用这一方法让我们全家免死。其实,嫁过来也不错,不用怕被爹打,也不怕被娘啰嗦,更不会有大哥罚我。所以,我觉得现在很自由。”

看着许博远那苦涩的笑容,方锐明白,许家的嫡长子不可能嫁,毕竟要有人继承香火。而他这个从小被庇护的人,给家里做点贡献。

“没想到来到荣国,居然能见到方大哥,对我来说,这已经是很开心的事了。”

“那是我在蓝国生活那几年,也受到你们的照顾。那时候还是一个小屁孩子天天拿着一把木剑,然后还被黄少天那家伙狠狠地教训了一顿。没想到你居然因为这个拜了他为师,他的春雪剑都送了给你。”

提到自己最崇拜的师傅,许博远脸上立刻露出开心的笑容。


“方锐那家伙居然跑去调戏你夫人,你不过去吗?”苏沐橙好奇地看着被方锐逗了一下就立刻笑得开心的人,“你夫人笑得真的很开心。”

“对啊,看来他真的很怕我,刚刚跟我过来一同坐马车上,他一直在微微发抖。”

“你也不想想战神的名字不是乱叫,你身上的杀气不是收起来,真的让人害怕。当年有人想要杀叶秋,也不想想下场多可怜。另外,”苏沐橙想到什么,然后说着:“等一下,我们就把方锐捉过来告诉一下他勾引嫂子的下场。对吧,莫凡。”

“嗯。”在不知哪里的暗处传来一声轻微的回应,让苏沐橙心情更加好。



评论(14)
热度(335)

© 霜月枫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