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衣迷梦 7

7

“哇噻!叶神帅死了!!!!”
看着穿着银白将军盔甲披着红色披风的叶修拿着文书皱着眉听副将的汇报军中事项,车前子花痴一般地叫着:“太帅了!比君莫笑那个造型还要帅!战神!没错!这就是战神叶修!!!!”
“……”明明就是不想着车前子与蓝桥的前辈子在自己面前搞基,没想到来了叶修这边,车前子居然成了花痴。咳,虽然现在的叶修真的不错,但也不至于花痴成这样。
这时,一个愉悦地声音闯了进来,“老叶,老叶!”
“方锐大大啊。”车前子有点错愕地看着从外面进来,一身游侠装束的方锐,“没想到方锐大大也是这个故事里的一员。”
“你找到桥儿了吗?”看到方锐回来,叶修连忙上前问。
“我打听过了,蓝桥已经被逐出师门,好像是跟一个男人私通被发现,然后还跟人跑了。”方锐把打听到的说出来,“你说那个草屋里的小药师凤眼,我也去找过,听说是跟蓝桥一起离开,所以那镇上就说他们两个私通的事被掀发,没脸留下去就跑了。”
“桥儿跟凤儿?”叶修继续问:“你打听到他们两个去哪里了?”
“听说,在两个月前有两个少年来到兴城里,其中一个少年是一个药师,在城北的小药店里工作很受欢迎。而他有一个同性恋人,长得秀气好看,听说身体不好,每天午时都会带着热着的饭菜去给小药师送去……”
不等方锐说完,叶修已经要冲出去。
“你至少要换一身衣服!”方锐连忙拉着他的披风。

果然到了午时,穿着蓝衣的蓝桥端着饭菜来到药店。
一见到蓝桥,药店里的人都玩笑地闹了他们两句就离开,留个位置给他们。等凤眼吃完饭,就为蓝桥把脉,“你今天的气息好多,前天看到你吐血,我还真的吓了一跳。”
蓝桥低垂了一下头,然后说:“我们回去吧。”
“蓝桥!你不想见他吗?不想问清楚吗?”对蓝桥的决定,凤眼可是不爽,不解。
“他……从一开始就是在骗我,从一开始就不是真心待我,说不定,对他来说,我只是在他养伤时的慰藉。”蓝桥一直都带着期待的双眼只剩下伤痕,“而且战神有一个未过门的妻子……”在边关兴城,男子相恋是能接纳,但是男子成亲只能是妾,不能成为正妻。就算相恋又如何,以叶修现在的身份不可能不娶正妻。不完整的爱,他宁愿不爱。堂堂一个男人,怎么可能被收在屋里像妇人一样等着丈夫归来?
凤眼想了想,然后点点头,“那我明天跟老板说一下吧,不过,你打算去哪里?”
“如果,你喜欢这里,就留下来这里吧。”看得出凤眼对这里的人已经有了感情,蓝桥不勉强他跟着自己离开。
听到这里,凤眼笑了一下,“我的命是你救回来,如果不是你,师父也不会教我医术,所以对我来说,你就是我的救命恩人。”
两人在交谈的时候,没有留意对面茶楼楼上一直有两人观看着他们。

“再下去,我的小师弟就要走了。”
“嗯。”

“桥儿……”
本来要离开的蓝桥在听到那个梦里响过几百回的声音,整个身体都僵硬着,他爱着这个男人。一直以为自己只会修练,努力地做到师父的期望,没想到君莫笑的出现打破了一切。为了这个男人,堂堂男子居然愿意委身人下,为了这个男人,可以舍弃师恩。他应该中了这个男人的毒了吧。
身体被结实的双手从后面环抱着,他的君莫笑终于出现来接他了。谁没想到下一刻蓝桥身体一软就晕过去了。

凤眼咬了咬唇,然后看着一直照顾着还没有醒过来的蓝桥的叶修,最后下了决心说:“君先生……不,叶将军,你知道蓝桥是怎么样离开师门的吗?”
“嗯?”叶修本来心疼看着蓝桥的眼神转过来看着一边站着显得很无措的凤眼。
“蓝桥所在门派以清修为基础,不允许门里弟子在18岁前成亲。但是在你离开的第二天,不知道谁把蓝桥与你的事告诉了他们的门主,然后他们把蓝桥抓了过去审问,在拉扯的时候,他们看到了……你留在他身上的……痕迹……”
叶修抿了抿唇,他当然知道自己在离开之前在蓝桥身上留下什么痕迹,一夜欢爱到天亮。
“于是,门主气得要用剑气伤了蓝桥赶出师门。本来被剑气伤了蓝桥在走向大门的时候,还一直被其同门师兄弟以棍棒抠打,等我闻风赶来的时候已经出气多入气少了。”
死死地握着拳头,叶修看着凤眼让他继续说下去。
“我把蓝桥带回去的时候,师父刚好云游回来,蓝桥才能救下来。”凤眼突然跪下来,“叶将军,你是喜欢蓝桥的,对不对?”
没想过凤眼突然跪下,叶修有点反应不过来。
“蓝桥的内力很乱,是被门主打乱的。师父让我跟着蓝桥来找你,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能让蓝桥的身体好起来只有一个办法,就废了他的内力。只是……我跟师父都不是练武之人,所以无法做到这个。那个门主凤凰网的很阴险,没有直接废了蓝桥的内力,故意以剑气打伤蓝桥的筋脉,让他只要一提内力就会全身发痛,而且不毁去蓝桥的内力,他身上的被打入的剑气都会时不时敲打蓝桥的经脉。这样的蓝桥,不到半年就被折磨而死。”
听完凤眼的话,叶修运起内力。
“叶将军,想清楚,蓝桥他很喜欢练剑,很喜欢习武。”他们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养蓝桥的伤,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来找叶修,所以蓝桥等不来。
凤眼没有说出来的话,叶修明白,只是不能让这小家伙离开自己。

一个月之后,将军府纳了一个男妾。明明是抬不起门面的男妾,却十里红妆,一切都以正妻的仪式进行。
将军在“新娘子”出花桥时候,直接把人横抱在怀里,用着深情的眼神看着怀里的红衣人儿。“新娘子”双手迟疑了一下伸出纤细苍白的双手挽上着新郎结实的肩膀。因为红头盖挡住脸,“新娘子”看不到新郎的情深,新郎也看不到心上人的泪。

评论(2)
热度(39)

© 霜月枫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