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衣迷梦 6

6

“君先生,你的伤基本上好了。”凤眼一边之前蓝桥捡回来的君先生检查伤口,然后开心地说着。凤眼其实也没有比蓝桥大多少,没想到他师父不在,他的医术也不差。
君先生看了看门外,只给凤眼说了一声“谢谢”。
“你在等蓝桥吗?”凤眼继续说下去,“听说蓝桥的海师兄回来,今天可能比较晚来。”
“海师兄?”
“嗯。蓝桥从小就崇拜他的师兄,说师兄无论是剑术还是武功都很厉害,其实他那师兄也没大他多少,有时候比他更像小孩子。”凤眼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说着。
“你跟他很熟?”
“算是从小玩到大吧,我因为天生体质不适合练武,没能与蓝桥成为同门,但是幸好师父收留了我,让我一直留在他身边学医。”想到什么,凤眼又开心地笑起来。
在两人聊开的时候,蓝桥过来了,“君先生,凤眼。”注意到已经拆下包扎的君先生在穿衣服,蓝桥本来就不错的心情更好,“君先生的伤已经好多了,太好了。”
“谢谢你,小蓝。”看着眼前这个未经世俗的清澈少年,君先生的眼神与笑容更加温柔。

“车前子,你的前生真的跟这两个人有关?”
“应该是吧。叶神跟博远的感情,应该也是这个时候开始吧。”
“但是现在的蓝桥才16岁,是不是有点太早了?”
“古代的人,16岁已经当爹当娘了,还早什么早!而且,你看叶神和蓝桥两个人的眼里明明就只有对方!呸!居然让我的前辈子一直在吃狗粮!过分了啊,这操作!”
“……”

眼前一转,蓝桥已经19岁,手握着佩剑行走江湖了,当然身边还跟着一个手无寸铁的药师。
“蓝桥,你说君先生真的在这城里?”
“嗯,他不会骗我的。”蓝桥清澈的眼里已经有着伤悲,大病初愈的脸色十分苍白,手里死死地握着手中的剑。
“君先生对你是真心的,你看,连这把春雪剑都送你。”蓝桥爱上了一个男人的事,还是让他的师父知道了,把蓝桥打到重伤后赶出了师门。幸好与蓝桥前好的人跑出来告诉他,否则,以蓝桥当时的,不及时处理真的会死。在众多的弟子里,蓝桥不是最出众,也不是最得掌门欢心。这种做出惊世骇俗的事的弟子,没有被打死已经是掌门的仁慈。为蓝桥治疗了一个月,还是不放心他一个人去找在边关的君先生,所以凤眼只好跟着一起去。
他们来到客栈里住下,一边打听着君先生的事。只是住下了一个半月,还是打听不到一个叫君莫笑的人,甚至连姓君的人都没有。
“蓝桥……你想死,居然喝酒?你的内伤还没有好!”凤眼回房间之后,看到正在喝酒的蓝桥可是气极,一手把他的酒壶给抢了过来。
“君莫笑,这个是假名来的,对不对?他是骗我的,对不对?”蓝桥狼狈地抱着凤眼,“这城里根本就没有一个姓君的人。”
“蓝桥,可能君先生刚好出去了。”凤眼拍拍他的肩,“要不,我们就在这里住下吧,我今天在城外找了一个房子,可以住下来的。”他们身上的钱已经不多了,不能再住客栈了。
“嗯,就算没有他,我还有你。”
“……嗯。”

“没想到,我跟博远也可以这么基情?”车前子突然希望自己手中能有一桶爆米花。
“……”王杰希可是全程黑脸地看着两个相拥的少年。
“杰希大神,你觉得我是不是在暗恋博远?所以就这样帮着他?”
“……”
“难怪我今生一看到他就忍不住跟他过不去,原来我的前辈子暗恋着他。”车前子很认真地摸了摸下巴,“要不解决了怨灵的事,那我回去之后要不要追博远?但是跟叶神争胜算不大啊。”
“……不准当第三者!”
“博远跟叶神分手!”
“你看到,连前辈子都用假名来骗蓝桥!”
“……叶修虽然没下线,但绝对不会渣的。”

眼前的情景又是一个转变,凤眼在一个药房时当了一个小大夫。因为蓝桥的内伤重,所以现在由凤眼一个人养家。
这天中午,蓝桥做了饭菜送去药房给凤眼,不意外地看到凤眼把一前来就医的妇人送出门,“凤大夫,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在这里小有名气。”
“如果我有名气,早就把你治好,还让你时好时坏?”
“不要说了,先去吃饭。”
这时,过去感谢凤眼治好自己孙子的老妇人送过来水果,看到送饭的蓝桥,乐呵呵地笑:“难怪凤大夫不肯接受蒋家公子的追求,原来已经有了喜欢的人。”说着,放下水果就走了。
“边关的民凤真的有点难以让人接受。”
“嗯,在中原明明被喊打喊杀的事,居然到了这里变成理所当然。”如果中原也能这样,蓝桥就不会内伤这样重。
“叶将军回来!”
“叶将军回来!”
战神带着他的军队回来,本来没什么的大街突然热闹起来,大家都兴奋地跑出来,仰望着一直守卫着大家的叶将军与他无人能敌的军队。
当军队路过的时候,蓝桥的脸色更加苍白,连站也要让凤眼扶着,“原来他不姓君,不叫君莫笑,是那个传说让人闻风丧胆的战神叶修。”被骗的心情让蓝桥有股血腥直逼喉咙,最后忍不住地喷出来。
“蓝桥!”
原来,他们真的天与地的分别,那个万民景仰的战神,怎么可能记得他这个山野小子。





评论(4)
热度(38)

© 霜月枫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