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骄秦斗 2

“阿远,等一下倒杯水过来给这个阿叔。”一个正在跟一个六十岁的大叔讲解着投资风险的同事,在看到许博远经过,连忙喊了一声。
“好的。”听到这话,许博远连忙去倒茶。没错,昨天他还跟叶修说自己是当秘书,其实他是来证券公司当杂务,例如像现在这样的倒茶送水,当跑腿送信什么的。他的学历只是高中,要不是这证券公司的经理是他邻居,可能连倒茶递水的工作都轮不到他。
在这个证券公司里忙着给阿叔阿姨递水,许博远没想到居然看到穿昨天那件灰色外套的叶修,一边抽着一边在狂着。
“叶先生,你怎么来了?”许博远连忙跑过去,紧张地问着。
“昨晚听你说什么投资的事,今天就来这边看看。”叶修感到奇怪地看着三群五队围在一起谈论着股市走势的老人家,“没想到居然这么多老人家喜欢投资的?”
有点紧张地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许博远连忙说着,“叶先生……”
“叫叶修吧,叶先生太奇怪了。”
“叶……叶哥,你要不等我一下,我11点半下班,到时候跟你一起去吃饭。”
“可以啊,我逛一下,你忙。”
不放心地看了看叶修,许博远还是继续工作的事。
叶修对大荧幕上的数据一点都不感兴趣,靠在一个角落抽烟,算是等许博远下班。
“阿远那小子人品不错啊。”
坐在自己身边的三个退休阿姨好笑地说着。
“又怎么样?不是大学生,在证券公司做了两年,这是倒茶打扫的工作。”
“那也没办法,听说他高中毕业,连大学都没进。以前是在大排挡当伙计,要不是梁易春经理,他能来这里?”
“长得是不错,但是不是好的对象。平时穷得早餐一个面包分到午餐吃。”
可能见时间差不多,三个老太太就离开了。
叶修若有所思地看着许博远,“老魏,这十年来不是一直都有寄钱回去给这小鬼读书和做生活费吗?居然只有高中毕业?”他还记得有去年魏琛兴奋地拿着这小鬼穿着学士服的相片给他们看,让陈果都吃醋地问着是不是童养媳。
看来,真的要好好了解一下这小鬼才行。毕竟,魏琛八年前跟着他去美国发展,而这段时间除了电话和相片外,魏琛都没有回国一次。
关键是魏琛每年寄回来的钱,不只够这小鬼读书和生活,应该会有一笔不少的存款吧。

“叶哥我做好饭了,”许博远在对面阳台喊了一声,“你从楼下过……”来的时候小心一点。之后的话没有说完是因为他看着叶修从对面阳台直接跳过来。
在自家阳台的围栏单手一撑,起跳,然后整个身体横跨六楼的两个阳台围栏来到他家。
在许博远反应过来的时候,叶修已经来到他家,拍了拍他的肩,走过去客厅,“哟,不错哦。”来到厅,看到一张修补过好几次的茶几上摆着一盘清蒸鲩鱼,一个青菜,还有一个紫菜蛋花汤。
“喂,你还不过来吃饭?”
“啊,呃,哦。”被叶修这么一喊,许博远才回应过来。他刚刚觉得叶修跳过来那个动作,真的很帅,比电视电影里的武打明星都有帅。以前琛哥爬过来的时候,他只有担心,从来没有想过帅不帅的问题。
想了想,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许博远自言自语地说着:“想什么鬼?都过了追星的年纪,要认真地工作啦。”然后走回去房子里吃饭。
吃完饭之后,许博远一边洗碗一边说着:“叶哥,我等一下要……去上课,所以你……”
“哦,我现在回去就好了。”上课?读夜校?
心里有着其他疑问,叶修还是在许博远几乎要尖叫出声动作下,怎么来怎么回去。
“叶哥,这里是六楼,你下次能不能用安全一点的方法?”

来到广州天河区一间名叫王者的酒吧,叶修皱了一下眉对这里的气氛可是十分不喜欢。这里的男女好像嗑药了一般,几乎都扭在一起,甚至还看到角落里已经迫不及待连在一起的男女。
十分不喜欢这里的环境,噪吵的音乐,淫秽的环境,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不把这里给清了。来到吧台前,叶修找了一个靠边的位置坐下,“方世镜。”
“叶修,你真的回国了?之前琛哥跟我说的时候,我还以为开玩笑。”酒保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连忙回过头看,意外惊讶地叫着:“你怎么来了这里?可以打电话给我,叫我出去也行啊。”叶修从来都不喜欢去酒吧,甚至最讨厌就是现在这种乱七八糟的地方。
“我不来,怎么知道广州也会有这里地方?”
“搞笑,无论在什么地方,都会有我们这种阴暗的人存在。不要忘记叶神你以前也在这种地方混出来的。”
“哼,好好的蓝雨集团不要,偏偏要来这种地方当老板。”
“现在的蓝雨能有这样的发展,不都全靠文州和少天吗?他们两个可是厉害得让人崩溃。当年我把魏老大留下来的蓝雨给了他们两个才刚大学毕业的,大家都以为蓝雨要没有了。但是你看,现在广州有多少行业跟蓝雨没关系?”知道叶修不喜欢酒精,方世镜给他一杯橙汁。
“那是因为……”
话还没有说话,音乐变得舒缓,一个熟悉而好听的歌声传过来。忍不住抬头看向舞台,果然那小鬼在唱歌。说好的去上课呢?
拿出手机,但是让方世镜给夺去,一脸笑容地说着:“叶神,不能把这小鬼的事告诉魏老大啊,至少要让那小鬼自己跪着去道歉。”
“他到底要在干什么?”
“他?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才五岁长得漂亮,而且很听话。那时候,魏老大才刚17岁,一边要雄霸天下,一边要带着这小鬼。我还把那小鬼逗哭好几次,被魏老大揍了好几次。那时候,大家都说那小鬼是老大的童养媳。”
无法想法魏琛当时的情况,叶修有点接受不了地看着那台上正唱歌的小鬼。
“之后因为魏老大的关键,见那小鬼的次数越来越多,但是每次见面都看到那小鬼脸上有着各种的伤。有一次还差点伤了眼睛,听说那次是魏老大及时给拦下来。”
“他被欺负了?”
“不是,是家暴。他爸是一个职业赌徒,家里的收入都靠他妈。一输了钱,就回去打那两母子。有一次还在儿子面前强  暴自己的老婆。魏老大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对阿远可是照顾很。后来,那小鬼十岁,应该是十岁吧,那渣跑去贷款玩股票全部都输,之后就消失。”
看着舞台上接着唱歌的青年,方世镜有着罕见的同情和心疼,“那一年,追债的天天来闹,女人崩溃了。当天给阿远做了一顿丰富的晚餐。要不魏老人住在他们对面,还真的留意不到女人的异常。那天晚上把两母子送到医院的时候,女的在送院途中救不回来,至于阿远虽然失血过多,但是还是救回来。本来以为自己的母亲想清楚,给自己做了丰盛的晚餐,是要重新开始。没想到饭还没吃完,唯一疼自己的妈妈居然拿起菜刀来砍自己。”
看到叶修的沉寂,方世镜接着说下去,“那小鬼后来由魏老大照,蓝雨也是在那时候成形。三年之后因为你的邀请,魏老大就一个人跑去了杭州,甚至还跟你出国,再没有回来。”
“老魏不是给他生活费什么吗?”
“在那小鬼高考之后,那个混蛋回来了,把那小鬼打得半死,抢走了魏琛给他留下的钱,甚至还用那小鬼的名义借下了一百万。这些年来,这小鬼一直在还债。才十八岁,就一直在为还债在转得发疯。”
叶修从来没有出现在的心疼居然给了一个才认识不到几天的小鬼。
“你知道吗?当年录取他的,可是中山大学,全国大大名校之一,只可惜啊。”

评论(2)
热度(22)

© 霜月枫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