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 恋人与我之蜚短流长

2

因为怀孕的关系,许博远不用再上晚班,改上朝9晚5,一般都是整理一下资料统计一下仓库带带新人。
现在开始他的时间都是用来是关注远在美国的恋人情况,有时侯时间允许还能聊上天。
“恋爱的酸臭味。”
看着一上班就跟恋人语音通话的许博远,笔言飞十分鄙视。
“呵,还好我的A不会理会你们这些无聊的言语攻击。”把B超的照片拍照给在美国A看,然后对笔言飞说着:“我和他一起了一年了,只是异地恋所以才没机会介绍给大家认识,等他回国的时候会正式给大家介绍的。”
“好吧,见面的时候我会他道歉的。”
本来还想说什么,入夜寒叫了起来,“叶神发微博了,居然是一张B超!等等!叶神有O了?!”
“靠!才1分钟转发过万。”曙光旋冰叫了起来,“没想叶神居然已经有O,还以为他注孤生。现在连娃都有。”
看了看叶修的微博,笔言飞傻了,一手抢了许博远还放在桌面上的B超对比,最后哀叫起来。
“他怎么了?”其他人都忍不住地问。
“他知道自己得罪了神,所以很迷茫。”许博远笑得很没心没肺。

许博远打开微博,叶修的微博上看到自己刚刚给他发的B超照片,还配了一句话,“随便拿个世界冠军当孩子们的礼物?”
之后是国家队与荣耀联盟的成员转回复。
苏沐橙:哈,一下就当姑姑了O(≧▽≦)O
喻文州:恭喜叶领队
黄少天:叶修居然当了爸爸!没关系!世界冠军当礼物,那就当礼物,本剑圣的冠军奖牌也给小可爱们当礼物!!
张佳乐:随便?什么随便!必须给孩子们的礼物。
张新杰:恭喜叶领队
肖时钦:昨天说要立刻回国,吓死了。
王杰希:如果不说垃圾话的就不是叶修了。
方锐:还以为你们两个过不下去,上次小远过来杭州找你的时候还吵着要分手
楚云秀:分手?这么戏剧性的,方锐大大要分享啊
之后的,许博远都没有看下去,给孩子的爸一条微信,“说好给孩子一个冠军的礼物。”
“妥妥的!”

“叶修,你快说!你到底对人家O做了什么?”叶秋这通越洋电话可是兴师问罪,“快说,你到底什么时候找的O还当爸了?”
“跟他交往一年了,两个月前一个没注意标记了,没想到就升级。”想想那嘴硬的家伙,叶修的心情又好起来。
“爸妈让你回国之后把人带回家。”
“知道了,本来就打算拿个冠军带着老婆回家。”
“对了,混蛋哥哥,你跟那个O真心的吗?或者他对你是真心的吗?”
“叶秋,蜚语流言不可信。”
说完这句话挂了叶秋的电话,叶修回头就看到正在等自己开会的队员。
“叶修,到底小远怎么跟你和好的?”方锐有点好奇。
“有些人啊,老是听着那些蜚语流长玻璃心就会碎的。”叶修回想当时的情况,无奈地摇了摇头,“所以,就要给他好好段练。”说完半是自言自语的话,他把手机关机甩到一边去,吸引大家注意力地拍拍手,“好啦好啦,各位小朋友,现在开始今天的复盘,还有讲解明天的比赛。哥还要拿冠军回去给孩子当礼物,你们就好好配合一下,不要拖哥的后腿。”

笔言飞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一时的没理智给许博远带来这么大的麻烦。蓝溪阁高管怀孕被甩之后隔日叶修就在微博上晒出自己孩子的B超,网络上的名侦探很快就找到蛛丝马迹查出那说自己被甩的蓝溪阁高管就是许博远。毕竟,叶修在微博晒出的B超忘记了给“许博远”三个字打马赛克。于是,戏精成为许博远的代名词。
“阿飞,快过来看看,有人说我是娇艳贱货。”说话的时候,许博远拿出手机,用着自拍功能自拍几下,然后再看看:“我觉得,我还是很帅的啊,不过,叶修说以后不准再用发胶了。”看着自己那都垂下来的头发,他可是很不满意,小声咕噜:“为什么怀孕就不能用发胶?这样一点都不帅啊。”
“滚啊你!本来用发胶就对头发有损害,会导致头发脱落。发胶里的有害物质在用的过程中会以细小的微粒形式浮游在空气里,刺激到眼睛、鼻炎、气管炎、咽炎和哮喘等等!”入夜寒忍不住地在一边嚷着。
曙光旋冰伸出手弹了一下许博远的前额,“你都怀孕,等肚子大了之后,我看你还帅个鬼。”
看了看现在还是平坦的肚子,许博远相像一下以后大着肚子的样子,清秀的脸立刻塌下来,“我不要!那么等肚子大了之后,我只在家里工作,不回公司。”
这时从外面进来的梁易春黑着一张脸看着许博远,“你明天就不用回来了,把蓝桥春雪也交上来。”
“呃,大春,要炒了阿远?”笔言飞傻眼了。
“大春,他只是跟叶神谈着恋爱,还怀了孩子,怎么就辞退他?”
“大春!”
把许博远手中的帐号拿过来,梁易春叹了一口气看着眼前脸上失去血色的孩子,“蓝雨收到很多投诉基本上要求许博远出面道歉还有人威胁要蓝雨把你开处,甚至在荣耀已经有人组织扬言要见一次就杀一次蓝桥春雪,所以才让你把交出蓝桥春雪。”拍拍许博远低垂的头,他继续说着:“其实,只要你说,孩子不是叶修,是另外一个A的,那样不就好了?”
“但是叶修才是我爱的人。”许博远一直低着头,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声音带着沙哑与颤抖。
“只要你不跟他在一起,你可以继续留在蓝雨,继续操作蓝桥春雪。”
“我爱他不是因为他是荣耀第一人,而是他是叶修……”温热的液体打在他撑在膝盖上的手背上。
“就算离开蓝雨,离开蓝溪阁,离开我们也一样?”
“……我没有错……”
“也许,打了孩子,洗了叶修对你的标记,你根本就不用被辱骂成这样。”
听到这里,许博远傻住了,手不由地捂着平坦的肚子,感受着那还没成型的孩子。
“大春,过分了!”笔言飞没想到梁易春居然会说出这样残忍的话。
“……不要……”许博远已经再压抑不住哭声。
“但是你不配啊。”
这一句是许博远的死穴,这下连哭泣都忘记了。
看到全身在发抖的许博远,梁易春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博远,就刚刚那几句,已经把你攻击得哭得这么难看,单单‘不配’已经让你动摇。”看到一边的笔言飞,然后安排着:“阿飞,让他跟你一个宿舍,直到叶领队过来领人走。在叶领队来领人之前,不能让他一个单独出去,另外他的工作暂时由系舟负责。”
“嗯。”扶起许博远,笔言飞多少已经明白梁易春的意思。
等许博远走之后,一直不发表任何意思的绕岸垂扬愤愤地问着:“就因为这个原因就开除他吗?”
“只是让他躲一下风头。博远的心思很细,这些日子的言语攻击,你以为他真的没感觉?”梁易春又叹了一口气,“叶修对很多人来说是神,想想泄渎神灵的人,下场会是怎么样?”
“说得有点夸张吧。”入夜寒撇了一下嘴。
“大春说得不夸张啊,你也不想想现在网络上对博远的攻击,甚至还有人在诅咒着他肚子里的孩子。在博远过来之前,你还在大骂着说出这些话的人。”曙光旋冰也无奈,“你想想,这些话都是在阿远的微博下看到的,他都已经关了回复功能,怎么可能看不到那些可怕恶毒的话?”
“他为什么不跟叶神说这些?”绕岸垂杨不爽极了。
“过两天,国家队就要进入总决赛了。”梁易春看着绕岸垂杨,“你觉得哪个重要一点?”

评论(10)
热度(155)

© 霜月枫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