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骄泰斗 1

1

叶修抬头看了看将来要住的地方,无语地看着手中的地址,“靠!魏琛,你就不能给我找一个好一点的地方吗?”
从美国回国没有回家,叶修由朋友介绍来到广州,甚至来到朋友为他已经准备好的房子,只是让他有点失望的这里是广州至少有四十年的握手楼。“握手楼”指的是楼与楼之间的间距不符合国家相关规定,距离太近的楼房,而广州旧城区有很多这一类的楼房。
无语地叹了一口气,叶修提着简单的行李走到六楼,来到自己的屋子。其实也不错,两房一厅,有阳台,放下行李来到阳台。阳台,嗯,握手楼就是这样不好,阳台跟对面楼的阳台不到10公分。看了看四周,他发现其他房子都已经装了防盗网,就只有他这家跟对面那家。
看到对面把盆栽都放在这里,叶修真的无语死了。
看了看时间,下午三点,对面的人应该还没有下班吧。阳台通往客厅的房间的门紧闭,应该是还没有下班吧。
在叶修正想着晚上要吃什么,在飞机上只吃了一个飞机餐,然后就到现在,对面楼的人回来。
没错,这就是握手楼不好的地方。对面的房子有什么风吹草动,这边也能听到,简直就像住在一起一般。
叶修皱着眉,他不是喜欢被别人打扰,于是对魏琛给自己安排的房子十分不满意。
打电话给远在美国华尔街的魏琛,“你给我找的什么鬼房子?”
“什么什么鬼?操!那是老子在去美国之前的房子好不好?叫你回国之后去京城或杭州你不愿意,要去广州,还要给你找住的地方!临时临急,谁给找到豪宅!”
“我在京城最多只住大宅院,就算杭州最难过的时候也住在小套间,什么时候住过这样又暗又吵的地方?”下面楼放电视的声音,还有两个阿姨在说话的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
“老子在那里可生活了20多年!你习惯就好,真的住不惯,就去找少天,他会帮你找一个好一点的房子。”
“我暂时还不想让他们知道我回国了。”
“嗯,对了,对面楼住的是姓许那家子,跟我的关系还不错。虽然老子走了十年,房子是交给他们打理,你有什么事就找他们好了。”
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叫有地方住就好,就没跟魏琛扯太多直接挂了电话。说实话,像魏琛说的,丢空十年的房间居然没有蜘蛛网,没有多尘,就连连家私都没有想像中的破烂,看来这房子真的一直有人在打理。
就在这时,门打开了,一个穿着T恤牛仔裤的青年走了进来,“琛哥,你真的回来了?怎么一回来就抽烟了?”
抬头一看是一个长得好看的男人,青年怔了一下,才有点尴尬地说着,“对不起,你是琛哥的朋友吧,我叫许博远,你叫我阿远好了。昨天听琛哥说有一个朋友要住他的房间,叫我帮忙打点一下,还以为是他也回来了。”
“他在美国有点事,不过真的要回国至少要半年到一年的时间。对了,我叫叶修。”
许博远没有停下手上的工作,把手上两大包的东西都放下来。“琛哥昨晚都告诉我有人来住,我今天请了假打扫一翻,去买了一些生活用品。”说话的时候,他走进了房间给木床铺上十公分厚都没有的床垫和床单,“这是我在商场里买的床垫和床单,”把一床被子从早就放在一边的袋子里拿出来,“这是今年年会的时候,公司给我发的三等奖,全新的,还有我刚刚去商场给你买了毛巾,牙刷,杯子,拖鞋。不知道你还差什么,只买了这些,你还差什么要跟我说,我再去买。”
这小鬼,应该是做保姆的吧。
这是叶修当时的想法。

等许博远给叶修打点好一切已经是快晚上七点了。
于是许博远带着叶修到附近的大排挡吃饭,一见到他,有点秃头有着大肚腩的老板就热情地喊:“阿远,你朋友?未见过啊?”
“通哥,尼个系琛哥既朋友,享美国翻黎,就琛哥果度。”
“浸过咸水,不过吾似广州仔?”
“听琛哥讲,佢本来系北京人,想享广州玩一段时间。”
“甘我就整几个正宗广州菜俾佢试下。”
说完,叫通哥的老板就走进厨房。
听不太懂他们说什么的叶修奇怪地问着,“你点菜了?”
“嗯。”许博远把两套用胶纸封好的餐具折开,然后用早放在桌上的一壶茶水倒在杯碗里,清洗一次之后才把餐具推到叶修面前,给他重新倒茶。
叶修没见过这操作,四周一看发现有两个刚坐下的客人也做着这个操作,感到奇怪,“这,这是什么餐前议式?是我太久没回国?还是广州才有的?”
听到这里,许博远失声一笑,“这是广东人的餐前习惯,虽然说餐具已经消毒过,但是还是求个安心地洗一下。”
“叶先生,你在美国的时候跟琛哥是朋友吧?他还是像以前一样很爱抽烟吗?”许博远想了想,“他结婚了没有?”
“我跟魏琛是同事,也是朋友,”说话的时候叶修点了一根烟,“他还没结婚,但已经有女朋友了,那女朋友也是我们的同事,姓陈。”
听到这里,许博远开心极,“我还担心着他没人要,毕竟他又爱抽烟,又不修边副。”
“去,怎么这样说琛仔?”这次搭话的是一个三十岁的女人,用着广东特色的别扭普通话说着,“没有琛仔,谁养大你,这次,你就好好照顾他的朋友好了。”
“知道了,小心通哥知道你又说起琛哥又吃醋了。”
听到许博远的话,女人一改刚刚的温和用力地拍了一下许博远的话,用粤语笑骂:“你个扑街仔,咸丰时代既事都讲,我只化骨龙都小学五年级啦。小心我叫老公加你价!”
“玲姐,你虾我!”
“虾你就虾你,要择日子咩!”本来还想再打许博远,但因为另一桌的客人在叫,玲姐就厉害了。
不一会儿,通哥亲自送上了四个菜,白切鸡,咸水蒸福寿鱼,椒丝腐乳炒通菜,甜酸咕噜肉。
说真,对一天下来,最满意就是这个晚饭时间,菜真的很好吃。
吃完饭,许博远带着叶修在四周转了一圈,“叶先生,我明天要上班了,如果你有什么问题就打电话给我。我做证券投资的,如果当时没接电话,过后也会复你的。”
“投资?你会?”
摇了摇头,许博远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只是负责文秘工作,投资什么真的不会。没有被称为中国泰斗的叶神的目光,我真的不敢乱来。不过,经理介绍了我一款定期定额的投资,每个月只放四百,但还是有不错的收益。我的工资不高,而且还要供保险,所以不敢玩投资。”
听到这里,叶修表示赞许地点了点头,又抽了一口烟,“本来就是,很多人都希望能低买入高放出,但是能做到的没几个,基本上都是高买入低放出。”
“嗯,股票投资那些,我不同,当看到有把所有的钱都放去投资,然后又血本无归,真的让人很心疼。”
听到这话,叶修拍了拍他的头,“不错啊,有这种想法。”想起刚刚那大排挡的老板娘对许博远的称呼,既然来了广州就要入乡随俗,用不熟练的粤语说着,“扑街仔。”

评论(2)
热度(40)

© 霜月枫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