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衣迷梦 4

4

叶修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疯狂的许博远,他的博远是一个活泼有朝气的青年,绝对不是眼前这个只有杀戮与憎恨的人。要不,王杰希用红绳绑着他,说不定他会冲过来杀了自己。
想起刚刚王杰希讲的故事,叶修终于明白,许博远就是那个人的转生,那个人为了自己的仇恨要博远也要承受这个痛苦吗?
“桥公子,你也知道失去恋人的痛苦,为什么要博远也要承受这种痛苦?”
“痛苦吗?”本来挣扎的人听到王杰希的问题,先是苦笑两声,然后更是疯狂的大笑:“我为了救他跑上另外一个男人的床上,而他呢?他怎么回应我吗?所以,爱是什么?哈哈哈哈!我得到的是他一句,从此生死不相往来!我真笨!为了他,从此生不如死!甚至在那个人死后,活生生地被当成陪葬!”
车前子拿出之前的红衣,鲜红如血,“桥公子,还认得此物吗?”明明已经过了近千年,长袍上的血迹依然鲜红。
没在意什么,桥公子一心只想挣脱绳索杀了叶修。
听到他说的话,刚包扎好手上伤的方锐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靠!你以为你自己很伟大吗?如果是我,我宁愿陪他去死也不会做这种下作的事!你都不愿意与他生死相许,凭什么要他还为你生死相随?”
“你什么都不懂!如果不是我,他的兄弟,他唯一的妹妹要死于非命。”想千年前的事如昨夜一般,桥公子笑得更加疯狂,身上的黑气更加明显,连王杰希牵制他的红绳看情况也撑不了多久。
车前子想了想,然后把那千年的古衣披在叶修身上,然后拿出一块黑色的东西点燃起来,“生犀不敢烧,燃之有异香,沾衣带,人能与鬼通。”
“车前子,不要!”王杰希想要阻止,但是诡异的香气已经漫延开来,闻到香气的人都引不住有一种昏晕,仿佛间好像看到什么,但又觉得头很沉。
仿佛间他们好像听到有鬼哭狼嚎,又好像有人在耳边轻声说话,总觉得一片混乱。
古书记载,有一种犀牛名通天犀,有白色象线一样贯通首尾,被看作是一种灵异之物,所以叫做灵犀。通过特殊技法取下犀牛角,然后通过秘法制成香。通过这种香的烟雾,可以使人心眼通明,看见看不见的东西。
等方锐和魏琛两个清醒过来的时候,苏沐橙他们几个女的和年轻小的都已经昏迷过去。
“到底怎么回事……”魏琛本来还想说什么,却被眼前的情景吓坏了。一直以为许博远是一个精神有问题的疯子,但是现在他看到的是,一个被红线绑住的长发红衣男子,脸上的狰狞已经看不到许博远原来的样子,血红的眼里只有杀戮与诅咒。
刚刚还在那里大放其词的方锐这下就有点害怕了,不自觉地退到魏琛身边。毕竟,在场年轻最小的就是他了。那么一刻,他想问一下为什么他不能晕过去。
“叶修……”身披着红衣的叶修已经失去了意识,被车前子扶着半倚在车前子的怀里。
死死地拉着桥公子,王杰希的脸色一点都不好,“没想到只有方锐大大和魏琛大大两个人能受得了灵犀香。”
“……你突然用灵犀香是做什么?”
“难道你还想拖剧情吗?”车前子小心扶着还没有醒过来的叶修,“这剧情都拖了快一千年了。再下去,我怕老蓝真的会消失。”
“一个本来就不在世的人,消失有什么所谓?”一直在畜力的桥公子一个挣开王杰希的红绳,身上的黑气更加浓厚,“哈哈哈哈,刚刚骂我的那个小朋友呢?”说话的时候,那双血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方锐,血腥诡异的目光让人从心里寒起来。
虽然是男生,但是方锐可是在场有知觉的人中年纪最小,被这么一下,可是吓得死死扯着魏琛。
一步一步逼近方锐,桥公子的样子好像要把方锐活活撕碎。
面对桥公子的逼近,魏琛直接把被一时反应不过来的方锐护在身后。
“伤了他,你会后悔的,桥儿……”
刚刚一直伏在车前子肩上的叶修,慢慢推开车前子,直直地看着疯魔的桥公子。
“他不是叶修。”注意到叶修的不对劲,王杰希连忙说着:“小车!”怎么会的?他们明明查叶修不是那个逼死桥公子那男人的转生。
一步步地走向桥公子,叶修那眼底只有冷光,仿佛在看着什么可怜的生物般的鄙视,“桥儿,我说了多少次,你逃不了的……”
“我要杀了你!”桥公子变得更加疯狂,
车前子也注意到什么似,连忙收灵犀香,向屋里撒了白色的粉未,叶修与许博远先是一怔,然后两人一起晕倒过去了。
车前子扶着叶修,王杰希手快地抱着许博远,“小车,你说说到底发生什么事?”
“喂!方锐,你怎么了!”魏琛抱着同样晕过去的方锐对眼前的一切感到不解,气愤地嚷着:“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王杰希,你们两个到底来干什么的!”
车前子仿佛明白什么似的,“杰希大神,我想,我明白什么事。”突然,他看到王杰希直接给许博远一个公主抱,把人放在一边的沙发上,然后来到自己身边,直接把叶修拖到沙发那里。
“喂!王杰希!就算老叶平时是很欠揍,你也没扔他啊!”魏琛可是见不到王杰希粗鲁的动作。没有了地方放方锐,魏琛只好继续抱着方锐。
“你明白什么?”
“为什么桥公子一定要杀了叶神啊。”说话的时候,车前子连忙跑到叶修身边,一脸小粉丝看到大神的花痴,“没想到居然可以这样近距离地看着叶神!等一下一定要让他给我签名,我还带着他的相片呢。”
“……你忘记他在十区的时候害得你只领基本工资的事吗?”之前不是说只崇拜我吗?王杰希今天的不爽已经快到极点了。
“我说小同志,不要花痴叶修了。”魏琛虽然很想把方锐扔在地上,只是这家伙又是受伤又是吓坏,等一下那什么桥公子醒了发疯又砍人怎么办?砍叶修还好,但是方锐应该是无辜的吧。
“我也没忘记谁用我的号跟君莫笑对战输了,害我被爆武器呢。”
“好了,我们过来不是要结束剧情吗?”
“反正拖了这么久,也不差再拖多一会儿吧。”
“……”






评论(2)
热度(34)

© 霜月枫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