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到的我是蓝色的 4

“给朕跪着听电话!”
视频日视频的另一头,毕家辉就跪在椅子上,双手拉着耳朵,“皇桑,你要听爱妃我的解释!”
“说出你谋权篡位的理由!”
“对皇桑不利的事,臣妾做不到!而且这事,真的跟臣妾没关系的!”毕家辉把视频镜头转向身边正在整理资料的韩晓光,“你不信可以问问奸妃小光光。”
“毛线啊!凭什么你是爱妃,我是奸妃!”韩晓光可是不爽到极点,“那阿寒是什么?”
“太监!”二重凑。
“毕家辉!许博远!你们两个SB去死去死去死!”人家徐寒本来认真地工作,就因为这三个家伙没能好好干活。
“呸!”杨云呸了一声,“你们还闹!世界频道一直在刷着蓝桥春雪忧郁症自杀的事。可怜的我就一直被骂着怎么迫害蓝桥春雪。什么被下放十区,什么从五大高手中踢出来,什么平时在工会里怎么害蓝桥,最后害得蓝桥忧郁症自杀!”
看到杨云的苦恼,毕家辉有点幸灾乐祸,“让你以前老跟小远过不去。”其实也难怪,杨云今年才19岁,年轻人心高气傲,总希望证明自己的能力,被招安入成为高管与许博远他们相处之后,一直都是许博远带着他学习,让他最快上手。这小鬼就是傲,但本质不坏。
“呵,我坏心肠?”杨云不耻一笑,“你们却是背后插刀,还抢女友,对,更过分的是会长,贪恋蓝桥的美色,进行性骚扰。说到美色,远哥,你何得何能啊?”说着,杨云一边说着,一边把在论坛上名为【从蓝桥春雪自杀事件掀开蓝溪阁斗权夺利的一面】的贴转过去。
“什么鬼?虽然我没有帅得惊天动在,但是在外面都会有叫我帅哥的。”
“对,”韩晓光用力地一点,“‘帅哥,想要吃什么?’‘帅哥,要坐车吗?’‘帅哥,你一共消费多少钱?’是这个‘帅哥’。”
大家立刻回去自己的座位,从两的视频变成五人视频。
爬完贴之后,毕家辉感到不可思议,“远哥,你何得何能让大春为你下药?还迷X?梁易春!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禽兽!”毕家辉双手捧着杯子,一脸悲痛地说着。
“二笔,你以为你很好,你表面对蓝桥很好,但很喜欢在背后插他几刀,甚至被放在十区都是因为你。二笔,你这个心机婊!”徐寒失望地摇了摇头。
冷静的韩晓光皱着眉,“到底是谁在抹黑蓝溪阁?而且还有上升到战队的趋势。”
“二笔,我早上跟你开玩笑说蓝河死了的事,你真的向外说了?”
“滚!就算也是2,也不可能傻!我怎么可能这样说!”
“你们快找会长商量这事,我去问问陆哥。”陆哥是蓝雨的经济人,对处理这种事会有办法。“绝对不让这件事影响到战队。”

蓝溪阁被黑的事来看,应该是有人在幕后做什么。问题是为了那个贴子,与蓝河有交情十区的各工会,包括十区蓝溪阁跟着蓝河的人都一起讨说法。
事情越来越诡异,抹黑蓝溪阁好像是一面倒的,无论是蓝溪阁发出的声明,还是许博远以蓝桥春雪发出的声明都被说成是蓝溪阁的说词。因为随队去了杭州,蓝桥春雪与蓝河的帐号卡已经交了工会,根本就不能上帐号卡来说明自己还活着。
看着消息才出去一天,蓝溪阁退会的人已经到了40%,甚至还有一起抵制蓝溪阁的。
没办法下,许博远跑去敲酒店被安排一起住的喻文州与黄少天房间,把事情跟他们说着。黄少天立刻嚷着发微博给蓝溪阁证明蓝桥春雪还活着,证明蓝溪阁是清白的事。但喻文州立刻按住,不让黄少天这个时候乱来。本来事情已经有上升到战队的趋势,黄少天真的要发微博,那么就中了对方的道。
“那现在怎么办?”
“你有没有认识什么名气比较大,而且不是蓝溪阁或蓝雨的?”现在蓝雨出面,也不能让其他人信服吧。
许博远在脑子里浮现一个大人物,“是有一个,但是已经这么久没联系过,怕他已经不记得我了。”许博远拿出一张已经很久没用的帐号卡,从兴欣工会有了正式会长之后,他就再也没用过。
喻文州让他先登录绝色,但一见绝色挂着的工会名字,脸上的肌肉微微抽了一下。
“小远,你什么鬼?这个帐号居然是兴欣的!靠!还是兴欣工会的管理员!!!”黄少天却忍不下来。
“黄少,我对蓝雨是忠心的!当初叶神挖我过去兴欣,我都没去。”
“但是你这帐号卡挂的是兴欣管理员。”黄少天抢过鼠标,一直在看着好友列表,全部都是兴欣工会的,君莫笑,寒烟柔,包子入侵等等。
公会频道因为绝色的上线嚷了起来,纷纷嚷了起“诈尸”,同时把元老都嚷出来。
绝色:大家好。
月中眠:初代管理员出现了!!!绝色,你还记得我吗?
千成:绝色,你回归了?
晓枪:绝色,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浅中离:会长,绝色怎么了。
绝色:伍晨,我想见叶神,现在全世界只有你和叶神证能明我还活着。

昨天跟微草战队比赛,叶修刚跟战队的人复盘,大家准备离开,伍晨就进来了。
“伍晨,来这边怎么了?”魏琛抽了一口烟,“是不是又要找我们去帮你刷稀有材料?”
“我来找叶修的。”伍晨抿了一下唇,在叶修的注目下说出来意,“你还记得蓝河吗?就是蓝溪阁十区会长蓝河。”
对蓝河这个名字,包子和唐柔有点熟耳,但是想不起。反而当老板的陈果就记得,“那个老是被君莫笑气得炸毛的会长,他的大号是蓝桥春雪,跟我们兴欣有合作关系,以前老被叶修坑。不过,昨天你不是说他自杀了吗?”陈果有看关于蓝溪阁最近的事,“听说是被工会的人逼害的。”
“记得,怎么了?”叶修虽然说的没有一句好话,但是他对帮过自己的人都会记得。那小子是黄少天的脑残粉,不喜欢玩心计,太老实心太软,老是被自己忽悠,在兴欣工会刚成立的时候,就被自己坑来当管理。一个人管两个工会,还真的只有那傻小子才愿意。
在听到那小子的死迅时,他有难过。蓝溪阁内部的事,他不好过问,但是打算让黄少天去打听一下那小子的事。前天吃饭的时候,黄少天还问着谁是蓝河,应该也不认识的。
“那绝色呢?”绝色的卧底身份,伍晨知识,刚开始的时候很多工会里的注意事项也是绝色交待。从交接完成之后,绝色就没有再上过线。
听到这个名字,叶修放下手上的烟捏灭,“怎么了?蓝溪阁利用绝色这个帐号卡来打探我们工会的事?”
“不是,是绝色,不,蓝河找你。他说,他还活着,想你证明他没死。”

评论(1)
热度(135)

© 霜月枫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