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 落叶 1

听父母的话,叶修跑去当上国家队的领队,然后领了一个冠军回来。之后,父母对他离家出走十年的事不再计较,甚至还见人就说着自己没自息的大儿子玩个游戏就能当一个世界之类。受不了父母把自己当成展览品,于是叶修又来一个离家出走。只是这次,他是跑来了G市。
为什么来G市,说真的,他也不知道,只是想来而已。
带着口罩,带着球帽,背着一个背包,他无聊地靠站在机场。
让文洲和少天来接自己?
拿出叶秋在出国前给自己配的手机,叶修这才发现,自己没有喻文洲和黄少天的电话。
“小远!”
正在叶修打算到QQ上找人的时候,就听到旁边一家三口在对话。
“我知道,我会按时睡觉,按时吃饭。”长得秀气的青年穿着连帽的外套,浅色的牛仔裤,看上去跟中学生没什么分别。
“臭小子,怎么这样跟你妈说话?小心我把你打得漫地找牙。”看到儿子对老婆说话的语气不耐烦,男人终于受不了地说话了。
“我到底是不是亲生的?”
“放心,你是亲生,否则你本科毕业居然跑去当什么职业玩家,我就已经打死你了。”
“老公,小远已经长大了,他喜欢就好了,而且我们又不靠小远的工资吃饭。”看到自家老公脸色又不好,女人又讨好地说着,“老公,小远每个都给一千当家用。而且这次出国看小慧的机票还是小远的出。”
看着自家本科出来的儿子沈迷网游,想到不喜欢读书又打又骂才完成中专学历的女儿居然当了老板还嫁了一个外国老公,男人真的不知道自己的教育方式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爸爸,你们快上飞机吧,姐在等你们。”许博远讨好地抱了抱母亲,终于表现出不舍得,“妈,你要替我跟姐和姐夫,还有下个月就出生的小侄子问好。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拍拍儿子的头,男人的语气终于软下来:“要是发生什么事记得告诉我们,父母是你最强大的后盾。那个什么公会,你真的做得不开心就不要做了。”
“爸,我很喜欢蓝雨,很喜欢现在工作的环境,也很喜欢荣耀。”
听到这样,妈妈好笑地回忆起什么,“说起来,以前他还跟别人打赌什么直播吃键盘,还真的让我担心好一会儿。”
听到妈妈提起都几乎要忘记的事,许博远无语地说着:“妈,能不提黑历史吗?更何人家是世界冠军,怎么可能还记得你儿子我?好了,不要再说了,快上机吧。”
最后看着父母离开,许博远还是有着伤感,低着头回去原路。才走了几步立刻让人给堵上了。
让绕道过几次,对方还是缠着,许博远再忍不住抬头,不意外看到一带着口罩与自己身高差不多的男人挡着自己的路,就算带着口罩也能从眼祖看到“我就是故意”四个字,“你故意的吗?”
对方依然不说话,许博远再忍不住地瞪着对方,“你再缠着我,我就去找警察!”
“小蓝啊,你还是这么容易炸毛的?”
“?????”
这个时候,许博远看到对方在自己面前稍稍拉下口罩,迅速又拉回去。
“叶……”
许博远才提高声音,下一刻就让叶修给死死抱着脖子捂住嘴,“你想让哥困在机场里吗?”机场上还贴着他们在苏黎世夺冠的海报呢。




坐在一间比较清闲的咖啡厅的角落,许博远看着眼前淡定抽着烟的大神,还是把自己心里的想法说出来,“大神,你怎么知道我是蓝桥?”
“咳!”叶修有点不自在地回答,“刚刚你跟你父母说话的时候,我一直都站在你们旁边。”
“但是,我们也没有提到我在荣耀的号。”
“嗯,在G市荣耀带公会的据我所知就只有蓝雨吧,而且几年前要吃键盘的,就只有蓝河你吧。”
双手捂脸,“大神,黑历史不要提。”
“说起来,你还欠我2个半的键盘还没吃。”
“这么久的事能不能不要提!”突然想到什么,许博远连忙说着,“你欠我的五天工资呢?”
“呵呵!”
呵什么呵!
许博远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复,正要说什么,一个不怎么好听甚至带着讨厌的声音闯进耳朵,“我真的没有看错,原来是你,许博远!”
“赵栾安,这么巧?”
赵栾安就是蓝溪阁里老是找他麻烦的绕岸垂杨,在年初的时候打败了他,取代了他成为蓝溪阁的五大高手之一。本来以为让出了五大高手的位置自己就会安静,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入了工会成为他的同事,从此他就没有安静过。无论是荣耀上,工作上,还是生活上,这家伙都一直给自己找碴。
“你朋友?”瞄了趁他们不注意已上拉上口罩,又把帽子压低一点的叶修,赵栾安依然不爽地说话,“怎么包成这个样子?”
“他感冒了。”不想再跟赵栾安闹下去,许博远一手拉起叶修,另一手拿起叶修的包就离开。
等走了好一段路,许博远才想起自己一直拉着叶修的手,连忙放开,“对不起,叶神,让你见笑了。”
叶修眨了一下眼睛,没说什么,只看着四周。
见叶修不说话,许博远又问,“叶神,你订的酒店在哪里?我送你过去?”
“没有订酒店,我去了机场看到到G市的飞机最快起飞,就买了要过来。”
“………”
见鬼,你们这些大神就是任性。“那你什么时候回去?”
“不知道,”想到什么,叶修又说,“你父母不是出国短时间都不回来吗?那我就先住你那里。”
啥?!
喂,大神,我们好像没这么熟吧?!

评论(4)
热度(96)

© 霜月枫叶 | Powered by LOFTER